【翻译/仏英】法国的信

原作者:Alegani (Alega)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  法/国总是到处寄情书。每个成人国家都收到过他的信;一些国家,比如西/班/牙和比/利/时,一年至少收到两封。

      西/班/牙从不回复这些信,但他愿意与他拥抱,亲吻,开着彼此的玩笑。比/利/时会对他微笑,评论这封信的内容。如果他的赞美之词令她满意,他还有幸被邀去她家吃糖果。

      英/国的回复则较为与众不同。据苏/格/兰所说,他通常会把信扔到烟囱里,享受着信纸燃烧所带来的温暖火光。法/国可以想象英/国眼里闪动着的忘恩负义的光芒,还有那笑嘻嘻的可恶模样,好像这封信是他最大的敌人。但是相反,这只是倾注他真实情感的普通的信。

      这就是为什么,当法/国发现桌上来自英/国的信时,他怀疑这是个糟糕的冷笑话。他小心翼翼地拆开它,待它如一件易碎的珍宝。尽管他认为这里面会是一连串的讽刺:

      该死的青蛙,愚蠢的法国佬,万年发情的混蛋。

      明明这么讨人嫌。真搞不懂啊,为什么我会喜欢上你

      去死吧你,谁要喜欢你这种变态。妈的。

      我就是脑子坏了才会喜欢你,操你妈。啊啊啊啊啊啊啊

      一堆废话。他从未见过这么笨拙的爱的宣言,他确信这是英/国醉酒后的产物。

      最终,法/国叹了口气,把信放在书桌上。电话突然以特殊的音调响起。啊,那个笨蛋又要说些什么来掩饰自己的失态呢?

      “嘿,英国。你是否对于听见我的声音而感到绝望呢?”法/国轻笑着,电话那头传来骤然急促的呼吸声。

      “给我烧了它。”

      一字一句的、僵硬而隐忍的语调。

      “你想让我做什么?我不明白。”法/国可以想象得出他沮丧的神情,他愤怒的眼。

      “别装傻,你知道我指的是什么。你还没愚蠢到那种地步,你只是比较烦人。我今天没有耐心去容忍你个白痴。烧了它,不然你等死吧。”

      “英/国,我觉得我听到了孩子的威胁。说实话,这是我读到过的最糟糕的信。如果你真的希望我烧掉它,你的态度最好友善点儿哦。或者我可以把它寄给我的朋友们。你知道西/班/牙会怎么处理它的。我希望你对我施点魔法...”

      “我已经对你进行了特别的诅咒。”

      “...定个日期吧。你最好不要醉醺醺地来见我。我这周六七点有空。当然,在巴黎。”

      “假如没有特别重大的事情,我是不会踏进巴黎一步的。给我听好了。”英/国不屑地轻哼一声,“周五八点在伦敦。”法/国支着下颌,等待着英/国总要补充在语末的别扭话语,“如果你需要见一面来抹去一个绅士在他最糟糕的时刻犯下的错误,我只好勉为其难地接受。”

      法/国笑了笑。在这通电话之后,他写信给西/班/牙,比/利/时及其他对接下来的见面和一个醉汉的可爱失误感兴趣的人。这倒不是为了让英/国出糗,他只是想分享自己的喜悦。

      因为这实在是太令人高兴了,暗恋着的对象也喜欢自己什么的。

评论(9)
热度(44)

© 柷枃 | Powered by LOFTER